创建词条
中华头条

2021年12月23日零时起西安封城,这会是疫情下最后一个寒冬吗?

时间:2021-12-23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浏览:247 次

2021年12月22日,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33场新闻发布会上,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张峰虎宣布:

2021年12月23日零时开始,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每户家庭每2天由1人外出采购生活物资,其他家庭成员除在疫情防控、城市运转保障、居民生活密切相关行业工作外,一般不外出,外出需持单位、社区开具的证明。

图源:人民日报

从12月18日至20日连续三天,西安新增确诊人数每日翻倍。截至21日24时,西安累计报告本土病例143例,目前已外溢至5市,关联近200人。22日,西安新增27个中风险地区,目前累计有1个高风险和40个中风险地区。

12月21日下午,陕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刘峰指出,此轮疫情西安市出现隐匿性传播,形成一定规模的社区传播,现已出现外溢。为防控疫情,西安市宣布从12月23日零点起防控再升级,全城实行“封闭式”管理。

此消息一出,不得不令人隐隐担忧。此次西安疫情,会成为继武汉疫情之后波及国内范围最广、感染人数较多的新一轮疫情吗?

图源:网络

根据基因组测序数据显示,引起本轮西安疫情的毒株系12月4日巴基斯坦入境航班PK854所携带,目前确诊患者均为德尔塔变异株感染。

当我国还在和德尔塔毒株做斗争的时候,全球疫情局势已经被一种新毒株改写——它,就是奥密克戎。

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2月21日,全球已有106个国家和地区出现奥密克戎毒株。WHO总干事谭德赛表示,“现有数据显示,奥密克戎要比德尔塔传播速度快多了”,他警告新毒株或有能力在每1.5至3天内将感染人数翻倍。

图源:Our World in Data

在奥密克戎席卷世界的大环境下,美国、英国等大国的疫情形势也不容乐观。美国CDC数据显示,目前奥密克戎已成为全美最主要的新增病例感染源,占比从一周前的3%暴增至12月18日的73%。英国卫生安全局首席医疗顾问也表示,奥密克戎在英国的病毒感染率(R值)在3-5之间,也就是说平均每人会将病毒传染给3-5人,而此前德尔塔的R值仅在1.1-1.2。

奥密克戎绝不是“狼来了”,为何这个变异株能取代德尔塔成为新“毒王”?

原因一:传播速度更快。香港大学最新研究数据表明,奥密克戎毒株对人类支气管上皮细胞的感染力比德尔塔高70倍,在呼吸道中病毒载量更高,解释了为什么奥密克戎比德尔塔有着更快的传播速度。

原因二:免疫逃逸能力更高。这是新毒株更令人担忧的点,也是本文想讨论的重点。

真实世界数据显示:

比"前毒王"德尔塔更高的免疫逃逸能力

2021年12月16日,丹麦学者Laura Espenhain等人发布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者流行病学特征研究,并与同期德尔塔感染者进行比较。这是全球针对奥密克戎的第一项流行病学研究,提供了真实世界的疾病情况。

研究纳入自11月28日至12月9日于丹麦登记的首批785起奥密克戎感染案例。研究显示,在奥密克戎来袭之后,自12月4日起病例数每日增长40%,这意味着感染人数不到两天就翻一番,提示奥密克戎传播速度之快。

图源:eurosurveillance

在奥密克戎感染者中,有76%的人接种了2针疫苗,7.1%的人甚至接种了加强针。也就是说,全部感染者中共有83.1%的人已经完成了疫苗的完全接种。而在德尔塔感染者中仅有53.2%完全或加强接种疫苗,显著低于奥密克戎。此外,在785名奥密克戎感染者中,有34名(4.3%)的患者曾感染过新冠病毒,远高于德尔塔的0.9%。

上述数据提示,奥密克戎比德尔塔有着更强的免疫逃逸能力,即使完全接种过疫苗或曾感染过也难逃被奥密克戎感染的风险。

图源:eurosurveillance

事实上,丹麦的疫苗接种覆盖率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相对较高的,有76%的丹麦人口接种了疫苗,其中84%接种的辉瑞疫苗,14%接种的Moderna疫苗。丹麦国内如此高的疫苗接种率还是敌不过奥密克戎在社区的广泛传播,这也是奥密克戎引发全球担忧的重要原因。

无独有偶。来自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的学者们使用从英国卫生安全局和NHS收集来的数据,也发现了支持奥密克戎高免疫逃逸能力的强有力证据。

数据显示,在之前感染过早期新冠病毒的情况下,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再感染风险是德尔塔的5.41倍(95%CI: 4.87-6.00)。而从疫苗保护的角度来看,完全接种2针牛津疫苗和辉瑞疫苗的2周后,感染奥密克戎毒株的风险分别是感染德尔塔的1.86倍(95%CI: 1.67-2.08)和2.68倍(95%CI: 2.54-2.83)。

此外,无论是完全接种2针牛津疫苗还是辉瑞疫苗,对奥密克戎感染的保护效力均不高,约在0%-20%之间;在接种加强针(3针)后,保护效力约提高到55%-80%。

图源:Imperial College COVID-19 response team

综上所述,奥密克戎的强免疫逃逸能力,不仅针对自然免疫,还会影响疫苗诱导保护。说白了,就是即使完全接种过疫苗、即使曾感染过新冠病毒,也有较大可能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

值得补充的一点是,此前南非披露的数据显示奥密克戎更温和。然而在上述丹麦和英国的真实世界研究却提示,没有证据表明奥密克戎感染比德尔塔导致的住院人数更少(住院率:德尔塔vs奥密克戎=1.5% vs 1.2%;ICU:德尔塔vs奥密克戎=0.11% vs 0.13%)。所以,科学家们认为现在对“奥密克戎引起疾病的严重程度”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图源:eurosurveillance

我国学者首次揭示

奥密克戎高免疫逃逸能力的病毒学证据

除了真实世界统计数据外,我国中山大学学者从病毒免疫学层面,首次揭示了奥密克戎变异株表现出强大的免疫逃逸能力和病毒侵入能力。该研究论文于12月17日发表在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 (2020年IF=13.01) 上。

图源: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

研究学者使用成熟的SARS-CoV-2研究平台,建立Omicron Spike(S) 包装的假型病毒,对其进行中和试验,来评估Omicron变体是否可以逃逸来自感染早期新冠毒株(如Alpha,Beta)或Delta毒株患者的恢复期血清的交叉中和作用。

实验显示,早期毒株感染者和Delta感染者的恢复期血清对Omicron的中和抗体滴度分别下降了36倍和39倍,显著低于其他株感染的中和抗体滴度。该结果表明,早期毒株感染者的恢复期血清对假型Omicron病毒的中和能力非常低,也就是说奥密克戎对病毒感染或疫苗接种建立的现有保护存在明显免疫逃逸现象。

图源: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

Omicron变异株的高突变性也是此前引起关注最多的点,在其多达超50个突变位点中,有32处位于S蛋白上(刺突蛋白,是负责病毒入侵宿主细胞的蛋白),是Delta病毒的3倍之多(仅有9处)。研究学者发现,与Beta、Delta相比,高变异性的Omicron S蛋白介导的病毒入口,使Omicron的感染性增加了10倍左右。

图源: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

“现毒王”奥密克戎

会是新冠终极进化形式吗?

从早期的Alpha、Beta,到后来的Delta,再到如今的Omicron,新冠病毒一次又一次的突变生动地演绎了什么叫“魔高一尺”。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流行病学家Adam Kucharski表示,“这种朝着免疫逃逸和感染性增强的进化路径,在类似流感的呼吸道病毒中很常见。病毒引起新流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逃避免疫。”

人类和新冠的博弈,未来之路该如何走?

较理想的情况,是人类可以像征服麻疹那样征服新冠。也就是说,在生命早期接种过疫苗,便可获得终生免疫。

但由于新冠病毒的进化速度远高于麻疹病毒,且后者没有免疫逃逸能力,目前来看让新冠走上“麻疹之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人类有可能控制新冠,使其变成一种“儿童病毒”吗?比如,呼吸道合胞病毒(RSV)便是一种“儿童病毒”,该病毒是婴儿住院的重要原因,很多人在生命早期的前两年会感染RSV,从而获得自身免疫。虽然成人仍会感染RSV,但症状普遍很轻微。

因此,英国爱丁堡大学进化生物学家Andrew Rambaut认为,“这是一条比较理想且有希望的途径。在疫苗的帮助下,新冠病毒或许可以照RSV之路发展为一种儿童病毒。”

不过,依照目前病毒的进化趋势来看,人类和新冠最可能的相处模式便是类似流感,尤其是甲型流感。甲型流感的特点为季节性、进化快,主要由成年人推动传播,且新变异株有免疫逃逸力,和新冠特点几乎一致,甚至新冠还更胜一筹。

虽然流感疫苗可以降低疾病的严重程度、减缓传播速度,但病毒的高速进化使得疫苗并不总能和流行毒株匹配。也就是说,科学家们要一直努力研发疫苗,才能追赶上病毒的变异速度。

Rambaut表示,新冠病毒也有可能走它自己想走的路,它总能用新的进化形态带给我们“惊喜”。

参考文献:

[1] Our world in data

https://ourworldindata.org/grapher/covid-variants-bar?time=2021-12-20&country=AUS~GBR~USA~BEL~ITA~FRA~ESP~DEU~BWA~ZAF~CAN

[2] Neil Ferguson, Azra Ghani, Anne Cori et al. Growth, population distribution and immune escape of the Omicron in England.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16-12-2021), doi: https://doi.org/10.25561/93038.

[3]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ation of the first 785 SARS-CoV-2 Omicron variant cases in Denmark, December 2021 https://www.eurosurveillance.org/content/10.2807/1560-7917.ES.2021.26.50.2101146#metrics_content

[4] Zhang, X., Wu, S., Wu, B. et al. SARS-CoV-2 Omicron strain exhibits potent capabilities for immune evasion and viral entrance. Sig Transduct Target Ther 6, 430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392-021-00852-5

[5] Beyond Omicron: what’s next for COVID’s viral evolution


0